中华商业信息网 arrow 中华老字号 arrow 全聚德等餐企试水在线订座 入口之争已呈白热化
全聚德等餐企试水在线订座 入口之争已呈白热化
2014-02-18    

       半个月前,全聚德集团的官网悄然改版,新增的“在线预订”占据了首页的显著位置。今年1月15日,新版的淘宝点点也发布了“自助买单”和“定金订座”两项新功能。2014新年伊始,餐饮和互联网界的两大巨头不约而同关注在线订座市场,预示着这一新兴餐饮服务模式的爆发期即将来临。

  餐企试水在线订座

  “我们的订桌服务刚启动半个月,目前尚处于试验阶段。”全聚德集团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全聚德集团官网显示,其在线订桌服务目前已覆盖旗下北京及上海、重庆、长春等外埠的全部全聚德直营门店,以及仿膳饭庄、丰泽园饭店、丰泽园学院路店和四川饭店。消费者在线填写相关内容,即可预订全聚德各门店预留的餐位,根据人数选择桌位,部分门店还支持在线点菜。预订须知提醒,在线订桌需要提前24小时,节假日还要提前预交定金。

  据全聚德双榆树店销售经理介绍,除了集团统一的预订平台外,只要顾客用手机向全聚德双榆树店订餐,就马上会收到一条包括预订房间、预订时间、该店地图、手机网站的短信。点击相关链接即可登录手机网站,上面门店介绍、特色菜品、环境照片、位置地图、导航线路甚至车辆限号等内容一应俱全,还可以下载手机版会员卡,注册成功后获得相应的会员权益。

  蜀国演义旗下的劲松店、黄寺旗舰店、东直门首席美食会所以及蜀国乡里三里屯店也都推出了在线订座服务。北京商报记者在其官网看到,预订分中午11时和下午5时两个时段,消费者留下个人信息后,选择预订日期、时间、具体门店、大厅或包间、人数,还可浏览菜谱进行在线点菜,并给商家附言。

  据了解,目前海底捞、俏江南、净雅、花家怡园等京城餐企均已通过官网或手机App客户端推出了在线订座服务。而眉州东坡、金百万的官网上也已经设立了在线订座板块,只是暂时还未开通。如金百万已经对订台订金做出明确规定:“只订台不点菜需要支付订台订金,到店消费后多退少补;订台点菜只需支付餐费,不需支付订台订金。”

  以鱼头泡饼闻名京城的旺顺阁也准备尝试在线订座,但该公司企划部总监王宁坦言,公司对于这种新的服务模式仍存疑虑。“单纯的订座打电话即可完成,真实的人与人对话比网络更有准确性。而且客流变数较大,顾客即便成功预订了某一时段的桌位,到店可能还需等候。而预订顾客未准时到店,桌位仍要预留20分钟后才能让给他人。如果这种情况多了,将会对企业造成一定损失。”

  入口之争已呈白热化

  餐饮企业还在谨慎试水,而互联网公司对在线订座的入口之争已趋白热化。老牌预订平台订餐小秘书正遭到来自大众点评网和淘宝点点等对手的强劲挑战。第三方送餐网站易淘食去年也尝试推出了“订台点菜”功能。而开展这项业务的中小科技公司更是数不胜数。

  1月15日,新版淘宝点点发布“自助买单”和“定金订座”两项新功能,提高运营效率、节省餐厅人力成本,以及目前商户免费入驻模式,无疑是其争夺市场的杀手锏。

  据淘宝点点产品负责人王磊介绍,以前很多生意好的餐厅不太愿意把座位拿出来预订,因为很多人订了座位最后又不来,导致浪费。而淘宝点点订座功能支持收取一定金额的定金,如果顾客没能按时就餐,预付的定金将自动转化为这家店铺的现金券(30天有效),可在下次来店消费时使用。而且,以前的餐厅订座,无论是电话预订还是网上预订,都是先将订座信息给到商家,商家再根据座位情况进行安排和反馈。而淘宝点点的订座引入了库存概念,即每个座位订出去后,系统都会自动减掉这个座位的库存,不需要人工再次确认。

  据悉,目前淘宝点点对商户采取免费入驻。由于智能手机的普及,商户接入淘宝点点手机餐厅只需要安装“点点掌柜”软件即可,不需再额外添置设备,因此几乎零成本。据称,全国已有超过1万家商户入驻,用户数超过600万人。

  无独有偶,几个月前,本地生活信息及交易平台大众点评也宣布发力餐厅在线预订服务,将该项业务的覆盖城市由原来的9个增加至16个。据大众点评预订事业部负责人王旭刚介绍,餐厅在线预订业务进入2013年下半年后逐渐呈现出爆发式增长态势。根据业务后台数据统计,2013年12月日均订单量较当年6月日均订单狂翻20倍。

  大众点评《2013移动生活报告》显示,75%的预订用户会首选餐厅在线预订方式。餐厅在线预订多发生在情侣约会、亲友聚餐、商务宴请等重要场合,用户价格敏感度低,消费能力强,在线预订的客单价比一般消费额要高出15%左右。王旭刚预计,到2016年,中国餐厅预订市场潜力将超千亿元。

  到店就吃还有点儿难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千辛万苦地赶到餐馆,却要饥肠辘辘地在门口等位的悲催经历。在线订座让广大消费者看到了不用排队的希望。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一新模式仍存在诸多缺陷。特别是热门餐厅的晚间档很难订到,消费者碰到的经常是“全部告罄”。

  比如海底捞官网上的“Hi订餐”可以实现在线订座、在线点菜、在线支付等功能。然而有消费者对北京商报记者反映,自己在线成功预订了海底捞劲松店的一个四人桌后,随即接到店方打来的确认电话,称由于其预订的就餐时间是晚7时左右,正是排队等座扎堆的高峰期,因此不能保证到店即有所需的座位,可能还需要等候。“不仅如此,所谓的在线支付也只支持财付通一种方式,其他银行卡都用不了,简直形同虚设。”有消费者抱怨说。

  花家怡园官网也为旗下的9家门店提供在线订座,网上预订提前半天即可。不过“晚6时30分以后不预留座位”的规定遭到不少消费者吐槽:“提前订座就是为了避免高峰时排队,最需要的时段不让订,闲的时候到店就吃,还用得着提前预订吗?”

  而像全聚德等一些热门餐厅,用于在线预订的餐桌本来就少。有消费者反映,提前两天预订四人桌,周日晚餐17时30分到19时的高峰时段就已经告罄了,只能选择不怎么热门的就餐时段。

  易淘食市场部经理宋桥表示,从生活方式上看,中国人不像欧美人那样计划性很强、什么事情都习惯于提前安排,因此像国外订餐网站那样的实时在线订餐在中国还很难实现。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尽管易淘食的订台功能已经跟商户的收银系统等对接,可以实现在线餐位供应的实时更新,但多数餐厅并不乐意为了网络订餐的顾客而怠慢那些已经到店等候的顾客,这有时就会让预订失去意义。而这些并不是简单通过软件就能解决的问题。因此,目前大家还都在探索在线订座的理想模式。

  不过无论如何,在线订座毕竟让餐饮企业开始用互联网思维重塑服务流程,而降低成本、提高运营效率、为顾客提供更舒适便捷的就餐体验永远是推动餐饮业进步的力量所在。

  


北京商报

更新于2016-06-28 14:23:25
更新于2015-04-29 15:04:53
更新于2016-12-06 16:28:44
更新于2014-06-13 09:5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