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商业信息网 arrow 中华老字号 arrow 老字号赢了官司仍在被侵权
老字号赢了官司仍在被侵权
2015-12-15    

     “不好意思,不能给您办理退货。”近日,内联升大栅栏总店的工作人员向顾客说了许多遍这样的话。原来,这些顾客买到的布鞋并不是内联升出品,而是与之非常相似的“福联升”。

    虽然历经六年的漫漫维权之路,内联升终于捍卫了自己的权益,但终审判决下发已经过去了快一个月,福联升仍然在正常销售。

    官司了结侵权仍在进行

    2009年6月29日,北京福联升鞋业有限公司向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申请注册“福联升FULIANSHENG及图”商标。是否存在商标近似?老字号“内联升”与新品牌“福联升”展开维权博弈,从商标局到工商总局商评委,再到市一中院,直至市高法,一波三折,延宕六年。

    2014年12月,市高法判决撤销市一中院的一审判决,维持商评委的裁定,判定福联升商标无效。二审败诉的福联升又向最高法提出了再审申请,称“福联升”商标已经形成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不会导致相关公众混淆。2015年11月18日,最高法裁定驳回了“福联升”的再审申请。

    “按理说,他们败诉后就应该不能用这个商标了。”内联升服务经理刘彤表示,官司了结快一个月了,福联升仍然在正常销售,“下一步我们只能按照相关规定进行投诉了。”记者昨日在福联升的天猫旗舰店看到,目前仍然在正常销售,鞋底的“福联升”与正宗的“内联升”商标字体非常近似。

    打假成本高维权乏力

    饱受侵权之痛的老字号何止内联升一家。全聚德、张小泉、五芳斋、庆丰包子……一路数下去,老字号几乎全都遇上过这样的难题。

    最近一年,随着庆丰包子名声大噪,不到一年工夫里,保定、郑州、鄂尔多斯、西安等地就有30多个商家将包子铺的名字与庆丰沾上边,打起擦边球,包括“庆丰包子香”、“庆丰家”、“新庆丰包子”、“康熙庆丰包子”等。

    侵权猖獗,老字号维权成本巨大。

   “这6年中福联升围绕‘联升’注册的相关商标就多达32个。”刘彤告诉记者,维权付出的精力和代价很难计量。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每一个侵权商标都需要企业逐一去维权,“侵权企业付出很小的代价就可以取得合法的身份,而维权企业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能维护正常权益。”

    庆丰包子遇到的情况与内联升类似。经过半年的打假之后,尽管再三努力,外埠“李鬼”门店也只有两家被关停,其余照常营业。世纪律师事务所律师李长贵长期从事餐饮企业维权工作,他认为,这么多假门店和产品都侵犯了商标权,而且侵权者是在利用时间差来与商标合法拥有者斗法。“因为打官司一般诉讼期都比较长,诉讼期间对庆丰包子铺来说既要经受时间的拖延,也要面临经济上的消耗,打假成本太高。”

    本市已认定165个老字号

    本市在保护老字号合法权益方面一直在加强力度。去年,全市认定首批145家企业、151个品牌为“北京老字号”,他们都与北京老字号协会签订了集体商标使用协议。以往追究冒用“老字号”商家的法律责任时,会因“老字号”商标注册问题而维权困难,但此次北京老字号协会以独立法人身份注册“北京老字号”集体商标后,企业便可通过正规法律程序解决这一问题。今年又有14家老字号加入这一行列。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急需建立专门的法律法规对老字号的运营进行规范。

    目前,我国对于老字号的相关规定散见于一些法律条文之中,处理老字号遭侵权的案例主要依靠《反不正当竞争法》和《商标法》,而现实是一些老字号甚至还没有注册商标。即使起诉到法院,法官处理这类侵权案件时在适用法律方面也存在很大困难,需要具备较高的法律素质和灵活的自由裁量权。

    中华老字号工作委员会特邀法律顾问王正志建议,老字号企业在知识产权保护上要有整体意识,法律上规定的知识产权是“双刃剑”,大多数老字号企业只把法律当作防御工具,但忘掉了法律也是主动出击手段。

【来源:北京日报】

 

您还可以通过关注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官方微信号cncic_org,及时了解行业最新资讯。

 

 

更新于2016-06-28 14:23:25
更新于2015-04-29 15:04:53
更新于2016-12-06 16:28:44
更新于2014-06-13 09:53:13